玦风

一不小心入了好多坑……

【李易峰水仙/深远】送别

        春天到来的时候,陈深提着一只黑色简洁的皮箱踏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致远从闻香岭一路送他到车站,这个活泼泼的年轻人此时也流露出了些许分别的愁绪,不过很快,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过两年我爹去上海参加万国香会的时候,我一定跟着他,到时候我去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深笑了笑,最后冲他挥了挥手。火车缓缓前行,他不无留恋地看着站台上十七八岁的青年冲他大力地挥着胳膊。青年炯炯有神的眼睛与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,看着,直到青年渐渐模糊成一个黑色的小点,然后火车转了个弯,重重丘陵拦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身时眼内已没有了笑意,他几乎是有些痛苦地想到,若是致远到了上海,却发现他的老师,他亲亲热热喊着的“大哥”已投了汪伪,已成为他最不齿的那种人,他那双闪亮的眼睛该显出怎样的惊愕与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不得不如此,陈深的双手紧紧地攥了起来,上线下达的潜伏指令如此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他不可以违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什么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他的手猛地放开,回过头时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”来人冲他点点头,“毕处长派我来接您,刚才您心情不大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深的笑容看起来没有什么破绽,他甚至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一切正常。但当他笑着和那人握手的时候,他的心情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毕忠良,或是别的什么人,竟要从这里就开始检验他“投诚”的真心吗?

        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 fin

  有想写长的想法......克制不住的脑洞,管不住的手,咸鱼般的我(哀叹

  还有魔王岭这个名字实在是太令人出戏了,随手改一下......

  (从WB搬过来存个档

评论(3)

热度(17)